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骚货同事王敏
骚货同事王敏

骚货同事王敏

星期一,我来到办公室,同事王敏就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我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不自然。

  “哎呀,这么长时间了,我还没有发现我们身边还有一位秀才!”王敏冲我伸出大拇指。

 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别闹了,王姐!什么事啊?”

  王敏打开抽屉,拿出一个红色的证书举到我的眼前,我伸手去拿,她猛地把它背到身后,“慢着!你可得请客啊!得这么一个大奖!”

  “那我得先看看是什么啊!”我从王敏手中夺过那个证书。原来是我培训走之前,分行搞了一个“建行四十周年”征文活动,我的文章获得了这次征文的一等奖。

  “应该请客吧?”王敏不依不饶,“你的奖品在主任那儿,是一套纪念金币,价值不菲啊!”

  星期五的下午,同事们都陆续下班走了,我还在整理着一份儿材料。这时王敏推门进来了,“小田,你真不够意思!都一个星期了,我等着你请客呢”

  “抱歉,抱歉!王姐!我哪敢忘呢!只是我手头的工作太多了,我都一连好几天加班了,宿舍都没有回过。”我揉了揉酸疼的眼睛。

  我想起上个月

  父亲来的时候和一个战友去光明鱼港吃饭,有500远的代金券父亲留给了我。

  我从抽屉里翻出代金券说,“光明鱼港怎么样?”

  “好啊!太好了!事成,你真伟大!”王敏高兴的抱了我一下 .“把你老公也叫上吧,你喝多了我可抱不动。”我打趣地说。

  “切!”王敏白我一眼,“我有那么胖吗?!”

  “我跟你开玩笑呢!上次去你家打搅了一整天,我也该有所表示不是?”我把电话推给王敏,她给她老公赵卫东打了电话,约好光明鱼港见。

  晚上和了不少酒,可是感觉心里不舒服,回到宿舍怎么也睡不着,看看表,才八点多。我去下面的超市买来两瓶酒,大半瓶酒下去,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。

  渐渐的,寂寞和忧愁远离了躯壳,精神为酒精所俘虏。

  恍惚中,有人在推我。“张玉,别走!”我含糊的叫着。这时候,冰凉的液体滴在我的脸上,一滴,两滴……最后是一片,我仿佛清醒了一些,但很快我的意识又说陷于迷离。

  许久。

  我又感觉到有人抱住我的头,把水喂到我的嘴里。恍惚中我一把抱住对方,“张玉,我要,我要你!”我开始动手解开对方的衣服。我感觉到有手掌击打在我的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然而,酒精的力量和原始的本能终究占据了上方。

  我已经把对方压在了身下,虽然隔着裙子,但是她下体的温热我还是能感觉得到,这就像一针强心剂,我的下面一下子坚挺。这也刺激了我的动作。小小的上衣已经除去了,后来记得,乳罩仿佛是没有解下来。

  我把嘴压在她的嘴上,我能够感觉到返回来的我灼热的呼吸。对方不停的推拒,然而在我的重压和束缚之下终于不再反抗。

  “张玉,我爱你!”我喃喃地说。

  我感觉到一只手在我后背重重的拧了一下,然后又轻轻的揉着,继而轻轻的抱住了我。

  我一只手摸向温热的下部,把裙子撩上去,内裤很快被我除了下来。我在草丛里摸索着了那个洞口,湿热的液体沾满了我的手指。

  我的小弟早已发涨、发疼。我扶着小弟,一下子就深入了她的身体。

  “啊!~ ”她大声的呻吟了一声。

  我的肉棒在温热、顺畅的通道里欢快的畅游着,后面的手紧紧的抱住我,下身急促的挺送。汗水顺着我的脊背流下,滴到床上,滴到她身上。

  酒精还在发挥着它的余力,我俯着不动了。我的肉棒在迅速的回缩,而最终从温柔乡里滑落出来。我感觉到没有发射出去的子弹又回到了丹田,那股热量烧的我更加难受。疲软的肉棒此时仿佛不能和集聚在体内力量合二为一了。

  那双手松开我,然后推开身上的我,好不容易把我放在床上。我感觉一种异样的温暖包围了我的肉棒,还有柔软的舌尖添着它,偶尔有齿咬的隐隐的疼和麻传来。兴奋的电流冲过酒精麻木的障碍迅速传达到我的中枢,潜藏在丹田的欲火再度熊熊燃烧,肉棒又一柱冲天。然而躺着的我终究没有翻身的力量。一个柔软的躯体爬上来,温润的舌尖在我的胸膛上游走。

  慢慢的,我的肉棒被熟悉的温热所包围,并不停的被吐出来,又吞进去。而她不停地呻吟着。汗水再度滴下来。

  她明显加快了速度,呻吟的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  下面的我,只能享受着一波一波的快感,可神智并不能让我有些许的主动。

  突然,那种温热变得滚烫,继而抽搐、哆嗦。她伏在我的身上不动了。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肉棒淌下来,臀部都能感觉到床单上的湿润。

  之四:疯狂的性爱(内射、口交、肛交)

  半夜醒来,嗓子里干得冒烟儿,脑袋隐隐作痛。刺眼的灯光使我难以睁开眼睛,伸手去摸眼镜,手却触及到软绵绵的的东西。我下意识的摸上去,很舒服的感觉。

  “啊!~ ”一声轻轻的呻吟。

  我惊异坐了起来,睁开朦胧的睡眼。只有一条小小的内裤在身上的王敏赫然躺在我的身边,我的手正摸在她的乳房上。这时,她也正睁开眼睛。

  “王姐!这……我……”我这才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,我窘的不知所措。王敏侧过身,伸玉臂重新让我躺下,然后下去给我倒了一杯水。

  喝完水,我的胃里好受了许多。我努力的在脑子里搜寻着昨晚的情形,一些片段隐隐约约在脑海里浮现。“对不起,王姐!我……我……我喝多了。”

  “你看看,你喝了多少酒!”王敏探身指着桌子上的酒瓶。我也探起身,桌子上一个酒瓶已经空了,另一瓶酒也被我喝去了三分之一。

  “昨天,我加班搞一份材料,有几个数据想找你核对一下,你不接手机。我就到你宿舍里来了。没想到你喝成这个样子,门也不关!我想照顾你一下,没想到你……”王敏显出害羞的神色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我已经隐隐约约记起曾经发生过的激情。

  王敏的手狠狠的在我的胸脯上拧了一把,“还好意思问!”

  “啊!好疼!”我用手捂住被王敏拧着的地方,赌气的背过身去。

  王敏舒玉臂抱住我,轻轻的移开我我捂着痛处的手,她的舌头伸出来,柔柔的为我舔着,“好弟弟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我木然的躺着,我开始痛恨酒精,它虽然让我暂时忘却了痛苦,可又让我的理智出轨。我怎么对得起张玉,我深爱着的张玉。我忽然又想起昨天下午在张玉家我的痛苦和难看,想到张玉给我的第一次。张玉,你不也不是处女了吗?这次,我们扯平了。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开始释然,一种报复的快感和欲望顿时站了上风。

  我伸出手,轻轻的摩挲着王敏的头,“王姐!”

  王敏推开我的手,“事成,你昨晚一直喊着一个人的名字,张玉!张玉是谁?

  怎么没有听你说过?”看我不回答,王敏接着说,“那对我太不公平了,昨晚我一直是一个替代品!”

  “对不起!王姐!”我真的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“叫我敏敏!”王敏偎进我的怀里,“这次我要你真正的操我!”

  那个“操”字从王敏的嘴里说出来,一下子刺激了我,我的下面暴涨。我翻过身压在她身上。她也伸出舌头,时而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时而吞咽着津液,彼此粗重的呼吸打在对方脸上“嗯!~ 啊!~ 受不了了!”王敏几乎喘不过气来,“下面,下面!”她用手把自己的内裤往下褪了褪,我用一只脚帮她把内裤蹬了下来。我把手伸向她毛茸茸的阴部,已经湿得一塌糊涂。

  王敏推开我的手,“嗯!~~用嘴!”

  “我不会啊!”虽然看过A片,也有过和张玉的几回,可我真的没有体验过用嘴去添女孩的生殖器。

  王敏让我躺下,她跨到我的身上,然后把毛茸茸的阴部凑到我的脸上。她的阴毛在我脸上摩挲着,我用下巴、嘴唇、鼻子拱着。

  “啊!~ ”张玉呻吟着,“用舌头,嗯!~ ”

  她用两手分开两片肥硕的阴唇,粉红的的小洞露了出来,里面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芒。我伸出舌头轻轻的添了一下洞口,味道咸咸的,腥腥的。

  “嗯!好舒服!好爽!用力!”王敏扭动着上身,“往上,往上点。”

  离开洞口,我的舌头顺着一段沟壑向上舔着,前面,碰着了一个突起的肉蕾。

  “啊!对了!那里!好弟弟!”我用舌头、用嘴唇、用牙齿把玩着那个小小的蓓蕾。

  “啊!~ 用力!添它!咬它!啊!我不行了!”说着,王敏的身体开始急剧的颤抖,阴部猛烈的收缩,液体汩汩的流出来,沾满了我的脸上。

  “啊!好舒服啊!”王敏又把嘴凑过来,阴部自然向下滑下去,贴在我的肉棒上,我的下面更加的憋涨的难受,“敏敏!我要!”

  她伸手抓住我的肉棒,套动了几下,快感立刻传遍我的全身,她细长的指甲在我的两颗蛋蛋上划过,更增加了我的快感。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她抓住我的肉棒就要引导我进去,我扭亮桌子上的台灯,我让她掉过头来,阴部冲着灯光。

  王敏配合的调整了姿势。

  立刻,她的阴部暴露在灯光下,我分开浓密的阴毛。王敏伸出两手分开她的阴唇,“看吧,姐姐的屄今天就给你看个够!”

  “什么?”我问。

  “屄!”王敏的呼吸又急促起来。

  我府在王敏耳边,“敏敏!我要操你!我要操你的屄!”

  “操吧!敏敏要你的鸡巴,快!嗯!~ 快操进去!”王敏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
  下面洪水泛滥。

  我扶着肉棒,在她的阴道口上摩擦了几下,然后腰往下一沉,整根的肉棒插了进去。

  “啊!~ ”王敏酣畅的大叫了一声。我开始猛烈的冲刺。王敏紧紧抱住我,使我不能抽插,“事成!喜欢听我叫床吗?”

  “喜欢!我喜欢你说操屄”

  “那好!你去把窗子关好,把门拴好!”

  我有猛烈的抽了几下,猛的把鸡巴拔了出来,我实在不愿离开那个温柔的洞府,哪怕是片刻。我关了窗户,重新把门反锁。

  “老公!快!快点!”王敏故意嗲声嗲气的叫着。

  我很熟练的把肉棒重新投入了王敏的肉洞。我紧紧抵住她的花心不动,只是用肛门的收缩,让鸡巴在她体内博动。很快,下面的王敏就受不了了,她扭动着下身,“老公!快!快操!”

  我直起身,这样能够看到我硕大的肉棒在她的体内进出,拔出来的时候,粉红色的嫩肉被带出来,还有白色的液体沾在我的肉棒上。

  “啊!爽!舒服!啊!”王敏浪叫着。

  “我操你!敏敏!”

  “叫我老婆!”

  “老婆!我操你!操你的屄!你爽吗?”

  “太爽了!老公!啊!~ ”

  我加大抽插的力度,让我的蛋蛋重重的击打在她的会阴,然后下体也重重的拍击着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。王敏拉过我的一只手在她的阴蒂上摩挲,然后她的两手在我们交合的部位摸着。

  王敏长出了一口气,我知道我压重了。她把双腿屈起,让我跪在后面,这样,我能更猛烈的抽插。王敏把双腿夹紧了一些。

  “老公!我的屄紧吗?”我感到她里面一股一股的力量加紧了我的肉棒。

  “好紧!老婆!我使劲顶开包裹着我肉棒的肉壁,龟头受到异样的摩擦,很舒服。”

  “老公!使劲儿!操!操!”王敏耸动着、扭动着、挺送着!

  “操你!操你!操你的屄!老婆!你的屄!”我也卖力的抽插。

  我身下的王敏的脸模糊起来变成了张玉的脸,我努力的唤回自己的意识。我大喊了出来:“我在操敏敏!操敏敏的屄!”这样我的意识才不至于迷离。

  “快!使劲操!操屄!操屄!啊!~ ”

  “我操你的屄!干你的穴,弄你的洞!”我疯狂的猛干着,快感从全身涌起,很快的聚集,由背部到会阴,从丹田到传到下体,力量聚集成了一点冲出了我的身体。“啊!~~~ ”我长长的叫着,体验着肉棒在她体内的博动!

  我的肉棒还没有软下来,王敏紧紧抱着我,阻止我的肉棒拔出来,她夹紧双腿扭动着下体,“啊!我来了!我上天了!啊!啊!~~”

  王敏的阴部猛地收缩着,她呼吸急促,脸色潮红,头发散乱的披散着。

  我体验着,这是张玉所没有给过我的快感和兴奋。

  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手纸,王敏拿过自己的内裤擦拭下体。

  也许刚才的发泄和汗水,使酒精的残存得以挥发,我感觉到身体舒爽了许多,当然了,累是有一点的。

  我把王敏抱过来,她猫一样偎依在我怀里,“老公!你让我高潮了两次!你真棒!你舒服吗?”

  “嗯!舒服!”

  “那我和你的张玉哪个更舒服?”

  我不明白女人,为什么都愿意把自己和别的女人做一个比较,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。“你比她更会……”

  “更会什么?”王敏不依不饶。

  “嗯!技术更好!”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

  “什么技术?”王敏追问。

  “操屄!”如果不是在做爱的时候,让我说出那个词,还真的有点难为情。

  王敏坏坏地笑了。她的手慢慢地移到我的肉棒上,由于刚才的一番话语调情,我的肉棒又一次坚挺。王敏惊异地看这我,“你又想要了?”我的手也摸向她的下面。

  “这次姐姐教你一个新花样!”说完,她下到地上,然后趴在床上,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,“来嘛!从后面!”她拉了拉我的手。我从A片山看过这样的姿势,但是让自己亲身体验,还是有些兴奋。我也来到地上,肉棒一翘一翘的。

  我让王敏换了个位置,屁股对着灯光,然而我仍不能找到那个洞口。王敏抓过我的肉棒抵到她的花心,我向前一挺身,“噗哧!”的一声,全根没入。我扶着他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插着。我看向交合的部位,由于在灯光的背影看不清楚,倒是那个菊花清晰可见。顿时,一个促狭的念头浮上心头:A片里面不是有插这个地方的吗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我何不试试!

  我轻轻的拔出了肉棒,偷偷的挤出一口唾沫抹在上面,然后,我把包皮向后拢了拢,把龟头对准了菊花插了下去。

  “错了!不是那里!”王敏伸手来抓我的肉棒。

  我猛地一用力,肉棒进去了半截。

  “啊!疼!”王敏大叫“快拔出来,那个地方不能插!”

  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屁股向前一挺,整根的肉棒插了进去。立刻,一种未有的快感包围着肉棒,根部仿佛被一个紧绷的圆环儿套着。我不敢再贸挺送,我抱住她慢慢的感受着。

  “你真坏!坏蛋!你可要慢点啊!”王敏回过头。

  得到准许的我,慢慢地开始抽送。

  “啊!!~ ”王敏呻吟了一声。

  “还疼吗?”我停下来关切的问。

  “不疼了,舒服!嗯!快,快操!”王敏发起浪来。

  每次拔抽插都有无穷的阻力,又有无穷的刺激和快感。我又学着A片的样子,吐了一口唾沫抹在上面,果然抽插顺畅了不少。

  “老公!我来了!啊!啊!”王敏把我的手放在她的阴部,让我感觉她阴部的收缩。淫水流了我一手。

  我继续的抽插,王敏又来了一次个高潮。

  我感觉快要射了,不知道这里射精好不好,我猛地抽送了几下迅速的拔出了肉棒,一股精液急射而出,直射到对面的墙上,最后的几滴射在王敏的屁股上。

  “啊!~~”虚脱的王敏瘫软在床上,无暇再去清理的我们抱在一起。

  “这个地方,我一直没有给赵卫东插过!今天,给你破处了。”王敏喘着粗气,“想不到插这个地方也这么舒服!”

  【完】